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一个变态罪犯的故事凭什么成为一代经典?颠覆解读神作:《香水》

2023-02-14 20:22:42 1645

摘要:爱是一个传说。——《香水》让她回到我身边 Tom Tykwer.mp34:14来自好剧榨干日记18世纪的法国,有一个天赋异禀又臭名昭著的人。如果你没听说过他,并不代表他能力不够或者多低调,而是他所处的领域太抽象——既转瞬即逝的气味王国。这天...

爱是一个传说。

——《香水》

让她回到我身边 Tom Tykwer.mp34:14

来自好剧榨干日记

18世纪的法国,有一个天赋异禀又臭名昭著的人。

如果你没听说过他,并不代表他能力不够或者多低调,而是他所处的领域太抽象——既转瞬即逝的气味王国。

这天晚上,政府监狱的狱警把一个罪犯像狗一样拖拽到台前,楼下的民众瞬间沸腾了。

人们恨不得将他抽骨拔筋,呼喊着要为自己的女儿、姐妹们报仇,要这杂种的鲜血缓和他们的怒火。

他的名字叫巴蒂斯特,一切还要从他出生时讲起。

当时的欧洲没有下水道和足够的消毒清洁措施,人潮拥挤的城市臭气熏天,其中最臭的要数巴黎。

集市上,肉腥味、烂菜味、排泄物和汗臭味、甚至老人的肿瘤、病菌等等,太多味道混在一起,散都散不完,简直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的。

但人们早就习惯了,他们日复一日的浸在这些气味中,吸进去呼出来,臭气渗进他们的毛孔,成为了他们的一部分。

巴蒂斯特的母亲就站在最臭的鱼摊后面,挺着大肚子,她还年轻,但早已疾病缠身。

机械地剁鱼头、掏内脏,她什么都不在乎了,只希望阵痛停一停或者孩子快出来。

正想着,下一秒她就站不住了。

她熟练地钻到摊底,坐到一堆鱼内脏上,就这样大叉开腿,拼命把巴蒂斯特生了出来。

她用宰鱼的刀割断脐带,把婴儿踢开,呆滞地站起来,准备继续干活。

她生过四个孩子,都是死胎。不出意外这次还是这样,只等晚上把孩子和鱼内脏运走、丢掉。

但这个孩子不同,他转了转脑袋,被各种各样的气味刺激地动了动。

他的一声大哭,把自己的母亲送上了绞刑架。

在当时的状况下,如果他老老实实地沉默,结果就截然不同了:

他会因对母亲的爱而痛苦地死去。

他有预谋的、恶毒的啼哭,预示着未来的成长方向:

婴儿选择活着,而放弃了爱。


于是,围观人群逮住了他母亲,那女人麻木地承认了曾想抛弃杀害五个婴儿的事实。

在孤儿院,死几个孩子不足为奇,毕竟每年都会送来很多弃婴。

巴蒂斯特顽强地活了下来。

他什么低劣的食物都吃,且除了食物什么都不需要,包括正常孩子最想要的关爱、鼓励和疼惜。

他五岁时还不会说话,但有着超凡的天赋——嗅觉。

巴蒂斯特

他独来独往,总是嗅来嗅去,让别的孩子十分不安。比起说话识字,他最先通过气味认识世界。

他能闻到百米之外河水中青蛙的味道,把木头、草、河水、石头的味道分类。

随着长大,他在脑子里慢慢建立了一所庞大的气味元素表。

巴蒂斯特

后来,他终于会说话了,但学会的大多都是名词:

木头、干木头、树叶……他把脑子里的气味和名字联系在一起,但对一些情感伦理方面的词学得很费劲,比如幸福、尊严、感谢,他完全不懂。

像一只隐忍不发的昆虫,积蓄力量,拼命活着。

巴蒂斯特十岁出头的时候,孤儿院院长夫人把他卖给了一个皮革厂的老板,而她自己在回去的路上不走运地被人抢了钱,死不瞑目。

没有谁,能在制革厂这么高压的环境和鞭打下扛过五年,所以老板才需从孤儿院买大量没有身份、无人关照的青年劳动力。

制革厂老板

而巴蒂斯特没有任何怨言地熬出了头。

他吃馊的饭菜,睡地板,风雨无阻地用蛮力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:

刮动物皮上的烂肉、腐蚀、用毒水浸泡、晾干、砍树皮、挑水,多年来日复一日地重复。

在这些漫长的肮脏岁月里,巴蒂斯特不是没得过病,但都被他扛了下来,并且获得了抵抗力。

一次,他患炭疽病倒下了,但一周后他又站起来干活,只留下几处丑陋的疤痕。

从那以后,巴蒂斯特成了老板的得力帮手:

熟练、听话、好用,他在等级上赫然与一般工人分开了。

巴蒂斯特

老板给的特权,得以使他进一步探索气味的乌托邦。

一次,老板让他和自己一起去巴黎市区送货。

走在闹市的街道上,巴蒂斯特的鼻子和脑子都忙了起来。

这里有无数种新的气味,他很贪婪,想把它们都嗅出来。

美酒、海鲜、烟火、丝绸、贵妇、老人……

世人眼中的香臭他一视同仁,都想占为己有。

这些浑浊复杂的气味就像一团毛线球,但只有他,能顺着线头把它们一一挑出来。

巴蒂斯特沉浸其中,忘记了一切,脑海里只有不断增添的气味表,他把它们像积木一样分类搭建。

等缓过神来,他已经脱离了老板的队伍,嗅着走到了一间热闹的香料店铺窗前。

他闻到一种很特别的香气,大多是浓郁的花香,但充满人工痕迹。他说不上喜欢,但挺感兴趣。

年轻的店长拿出一瓶叫“爱与灵”的香水,向贵族女子们介绍。

巴蒂斯特从门外仔细嗅了嗅,为那些女人陶醉的神情感到不值。

突然,一种从未闻过的清香飘过来,他愣了愣,惊慌地转过身寻找。

只要有一点风,把那气味的丝线送过来,他都会紧紧抓住,绝不放手。

这种香味类似果香,但绝不是真的果香,并不浓,反而很清冽,有好几次淹没在别的气味里。

他干脆闭上眼睛,纯用鼻子追踪,跑跑停停跟到一条巷子里。


这里人不多,巴蒂斯特几乎确认无误地,把视线聚集到那个卖杏少女的背影上。

听到背后紧逼的声响,少女转过身,被吓了一跳。


巴蒂斯特虽然不擅交际,但这么多年在装傻方面也算浑然天成。

少女小心盯了他半晌,试探地递过去两个杏子:“要吗?一块钱两个。”

她一伸出手,浓郁诱人的香气让他振奋起来,他不再看她的眼睛,掀掉杏子,把鼻子贴了上去。

少女甩开他就跑,但这难不倒他。

充满热情又极具耐性地,他跟着气味七拐八拐,到了一个棚屋前:她正在切那些剩下的杏子,对他的到来一无所知。

他从她身后细细闻着,享受又矛盾:这不像任何他闻过的气味,它甚至超越了任何香气。

当然,她身上也有常有的尘土、鱼腥、油脂味儿,但奇妙的是:

她的汗液还挥发出海风的气味,头发有一点核桃牛奶的气味,身上有百合与杏花的香气——但也仅仅是类似而已。

这些不知名的气味结合在一起,就成了清新的、有温度的芳香。

巴蒂斯特有点糊涂了,他知道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气味,虽然别人闻不到。

而这样特殊的体香,让他甚至都要怀疑自己的嗅觉了,他很不甘心。

他凉嗖嗖的呼吸让少女不安,她转过头,因恐惧而大喊。

巴蒂斯特立即捂住她的口鼻,因为他闻到有人靠近了,拖着少女躲到墙角的阴影里。

等路人走远了,他放开她,却发现对方僵硬地大睁着眼睛,没了呼吸。

他甚至感受不到挣扎,反应过来之后,他迅速撕开她的衣服。

人死了之后,香气会随着生机而流失,他必须快点。

他把鼻子贴到她的皮肤上,不想漏过任何一丝,从腹部、头发、手臂和双腿。

香气越来越淡,他甚至用手去拢,细细地嗅了嗅残余的气味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ushiya.cn/430023.html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