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荷花莲花傻傻分不清?品清新诗词,给夏天降个温

2022-09-15 18:54:56 3455

摘要:资料图新华社记者 刘颖 摄宋代词人周邦彦这首《苏幕遮》实为历代荷花诗词中名作,全词清新自然,上阕写景,下阕抒情,写景传神,写情动人。“燎沉香,消溽暑”,开篇点明时节,正是盛夏之时,室内燃香消暑,初显悠闲之意。再从室内写到屋檐,“鸟雀呼晴,侵...

资料图新华社记者 刘颖 摄

宋代词人周邦彦这首《苏幕遮》实为历代荷花诗词中名作,全词清新自然,上阕写景,下阕抒情,写景传神,写情动人。“燎沉香,消溽暑”,开篇点明时节,正是盛夏之时,室内燃香消暑,初显悠闲之意。再从室内写到屋檐,“鸟雀呼晴,侵晓窥檐语”,“呼”字极为传神,暗示昨夜下雨,今朝已晴,“窥”“语”二字更是写出鸟雀活泼之态、悦耳之音,展现一幅清丽的盛夏清晨图景。再写到室外的风荷摇摆,“叶上初阳干宿雨”一句,清新明丽,写出雨后初晴时荷塘的澄澈与新妍。“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”,“清圆”写出荷叶的圆与青翠,“一一”写出荷花次第摇摆的清雅姿态,再着一“举”字,更是动态可掬,描绘出荷花亭亭玉立的姿态。“叶上初阳干宿雨,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”一句,构成了一幅恬淡清丽的赏荷图,使人仿若看到在那美丽清圆的荷叶上,露珠晶莹,又在朝阳下逐渐消失,清风吹来,荷叶一片片随风摇摆,荷花一朵朵轻盈摇曳。这句对荷花的传神描写被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评为“真能得荷之神理者”,实为写荷之绝唱。

词的下阕抒怀,由眼前的荷花图联想到故乡风物,表达思乡之情。“故乡遥,何日去”,直言思乡;“家住吴门,久作长安旅”,“长安”指北宋都城汴京,正是当时词人客居之地。“五月渔郎相忆否”,不言自己思念家乡故友,却写渔郎是否思念自己,从对方处写来,更加衬托出词人对故乡亲友的思念。“小楫轻舟,梦入芙蓉浦”一句,写梦中小舟划入荷塘,以梦作结,如梦似幻,在希望中更添了一份朦胧的怅惘和忧伤,使思乡之情更加浓郁深切。

晏殊写有两首《渔家傲》,亦为写荷之名作:

渔家傲(晏殊)

荷叶初开犹半卷,荷花欲拆犹微绽。此叶此花真可羡。秋水畔,青凉伞映红妆面。

美酒一杯留客宴,拈花摘叶情无限。争奈世人多聚散。频祝愿,如花似叶长相见。

渔家傲(晏殊)

荷叶荷花相间斗,红娇绿嫩新妆就。昨日小池疏雨后。铺锦绣,行人过去频回首。

倚遍朱阑凝望久,鸳鸯浴处波文皱。谁唤谢娘斟美酒。萦舞袖,当筵劝我千长寿。

“荷叶初开犹半卷”一词,先写荷叶、荷花初开之景:荷叶初开,仍未完全舒展,实为新荷之态;荷花初绽,含苞待放,正是小荷之时。荷叶荷花共生,“青凉伞映红妆面”,荷叶如碧伞,荷花如红妆,故词人有“此叶此花真可羡”之感慨。荷叶荷花深情无限,然而人间却多离别,“争奈世人多聚散”,故词人曰“频祝愿,如花似叶长相见”,借相依相生的荷叶荷花表达词人对长相守的期盼。

“荷叶荷花相间斗”一词,主要描绘雨后荷塘的美景。“红娇绿嫩新妆就”一句,写雨后新荷,荷花娇艳,荷叶青翠,宛若新妆女子,鲜妍明媚,故引得“行人过去频回首”。词人倚栏而望,鸳鸯浴处,水面波纹生,遂斟美酒,赏歌舞,并表达长寿之祝愿。全词清新明丽,借雨后初晴的荷花图,写夏日的悠闲与惬意,表达对长寿的期盼和祝愿。

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。”采莲曲的歌声,从汉乐府里一直传来,看鱼戏莲叶间,或采莲寄故人。从汉乐府到《古诗十九首》,采莲之思一直延续,如《涉江采芙蓉》,诗曰:

涉江采芙蓉,兰泽多芳草。

采之欲遗谁?所思在远道。

还顾望旧乡,长路漫浩浩。

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。

全诗从家乡思妇和他乡游子的视角出发,借“涉江采芙蓉”来表达双方相互之间的思念之情,反映了游子思妇的离别与相思。“芙蓉”是二人情感的寄托,也是二人深情的见证。

南朝乐府民歌《西洲曲》中也写到了采莲,诗中曰:

开门郎不至,出门采红莲。

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。

低头弄莲子,莲子清如水。

置莲怀袖中,莲心彻底红。

这是一位女子对情郎的思念之歌,开门郎不至,则出门采红莲,借采莲来表达对情郎的爱慕与思念。诗歌集中笔墨描写女子的含情姿态,通过“采莲”“弄莲”“置莲”三个动作,写出女子的心理状态,“莲”与“怜”谐音双关,“怜”即为“爱”之意,委婉表达女子对情郎的爱恋之情。同时,“莲子清如水”暗喻感情的纯洁,而“莲心彻底红”则体现女子的羞怯和感情的浓烈。全诗委婉含蓄,又满怀深情。

南朝梁元帝萧绎作有《采莲赋》,赋曰:

紫茎兮文波,红莲兮芰荷。绿房兮翠盖,素实兮黄螺。

于是妖童媛女,荡舟心许,鷁首徐回,兼传羽杯。櫂将移而藻挂,船欲动而萍开。尔其纤腰束素,迁延顾步。夏始春余,叶嫩花初。恐沾裳而浅笑,畏倾船而敛裾,故以水溅兰桡,芦侵罗袸。菊泽未反,梧台迥见,荇湿沾衫,菱长绕钏。泛柏舟而容与,歌采莲于江渚。

歌曰:“碧玉小家女,来嫁汝南王。莲花乱脸色,荷叶杂衣香。因持荐君子,愿袭芙蓉裳。”

全篇先写河中红莲图:淡紫的茎干出于绿水,初开的红莲亭亭玉立。荷叶宛若翠盖,遮住绿色的莲蓬;莲蓬之中,藏着素白的莲子。再写夏日采莲图,少男少女们轻舟荡桨而来,他们同心相映,杯酒传情。“櫂将移而藻挂,船欲动而萍开”一句,写舟泛河中,兰棹将举,却已被水藻牵挂;船身未移,浮萍却早已漾开。“恐沾裳而浅笑,畏倾船而敛裾”一句,写船中男女调笑之态,刻画少女神情心态惟妙惟肖,仿佛身临其境,尽显夏日采莲之趣。最后以采莲曲作结,小歌一阕,更显泛舟采莲的悠闲与快活。“莲花乱脸色,荷叶杂衣香”一句,更是融合了美景与美人,浑然一体,展现出一幅惬意欢快的江南夏日采莲图。

唐诗里也处处充满了采莲的愉悦气氛,如李白《采莲曲》诗云:“若耶溪傍采莲女,笑隔荷花共人语。”白居易《采莲曲》诗云:“菱叶萦波荷飐风,荷花深处小船通。逢郎欲语低头笑,碧玉搔头落水中。”王昌龄的《采莲曲》亦广为传诵,诗曰:“荷叶罗裙一色裁,芙蓉向脸两边开。乱入池中看不见,闻歌始觉有人来。”唐诗里的采莲曲,色调更为明艳,风格活泼清新,采莲之趣跃然纸上。

宋词里也弥漫着采莲诗意,如欧阳修的《蝶恋花》,词云:

越女采莲秋水畔,窄袖轻罗,暗露双金钏。照影摘花花似面,芳心只共丝争乱。

鸂鶒滩头风浪晚,雾重烟轻,不见来时伴。隐隐歌声归棹远,离愁引著江南岸。

开篇“越女采莲秋水畔”,点明人物身份和活动环境,再写女子采莲的动人情景,灵巧而优美,“暗露双金钏”一句,更显含蓄和朦胧之美。“照影摘花花似面”一句,以荷花比女子,佳人临水照影,人面荷花相映红。“芳心只共丝争乱”一句,则暗示人物内在感情,表现人物内心矛盾,以藕丝之乱比喻女子芳心之乱,构思绝妙而富有神韵。下阕写采莲船在风浪中的颠簸和挣扎,烟雾迷离,女子与同伴分散。“隐隐歌声归棹远”,同伴或许已经回家,而“离愁引著江南岸”,则写女子若有所失的怅惘之态。全词写采莲女的相思和离愁,曲折深婉,引人遐想。《采莲曲》中的歌声,从汉乐府的“江南可采莲”,经《古诗十九首》顺流而下,穿过唐风宋雨,穿过文学与光阴的扉页,洒落在每一个荷花盛放的夏天。

(原标题:荷风送香气 盛夏共赏莲)

文/郭林丽

来源/北京日报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